优美文,太极,太极拳,古琴,古琴教学,太极拳视频,国学,“下士闻道大笑之,夏虫冬冰不为奇。矮子观场总非议,怪我中医道甚夷。”——看盛澜先生:“捏自己的脚,让别人嘚卟去吧!也谈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关于“中医危险”的观点”文章,于是随便翻出10年前偶尔写的一篇


崔自默:谁有资格诋毁中医?

“下士闻道大笑之,夏虫冬冰不为奇。矮子观场总非议,怪我中医道甚夷。”—— 看盛澜先生:“捏自己的脚,让别人嘚卟去吧!也谈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关于“中医危险”的观点”文章,于是随便翻出10年前偶尔写的一篇对话,并附打油云。崔自默

谁有资格诋毁中医?

文/崔自默

问:“老师,你那么崇敬中医,说它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唯一可以称得上学问的东西;可是最近听见有人说,陈晓旭是被中医害死的,还有人呼吁要废除中医,你怎么看这问题?”

答:“是你这么说的吧?成心气我是不?”

问:“老师,不是我,我哪懂得中医啊?不管谁这么说,老师你可别真生气啊。”

答:“逗你玩的,我才不生气呢。世界上奇谈怪论多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你都听?都解释?都生气?累死你。”

问:“对啊。”

答:“你刚才讲,谁说陈晓旭是被中医害死的?”

问:“好像叫‘何炸麻’什么的。”

答:“哈哈,又是他。不念何‘炸麻’,念‘做休’。按说这么古雅的名字,应该是有学问的啊。”

问:“那他说的对不对?”

答:“陈晓旭自己都没说自己是被中医害死的,他说算什么?”

问:“那陈晓旭之死与中医到底有没有关系?”

答:“哈哈。假如你吃鸡蛋噎着了,你怪母鸡?你怪母鸡吃的粮食?你怪种粮食的农民?你怪农民的爸爸、爷爷?你怪拥有土地的地主和皇帝?哈哈。”

问:“哈哈哈。”

答:“药虽然说能治病,但你走进药店抓药就吃,因药生病,你能埋怨药?‘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说‘包治百病’,才是迷信。”

问:“哈哈哈。”

答:“中医没治好病,就嚷嚷着铲除中医?回头西医也治不好病,你接着叫唤废除西医?当然,都废除了,也塌实了。原始社会,粗糙理论,野蛮时代,哈哈哈。”

问:“难道说中医就没毛病?”

答:“难道说西医就没毛病?”

问:“可中医确实很粗糙啊?”

答:“不是中医确实很粗糙,是‘有些人认为’中医确实很粗糙。”

问:“难道他们说的都不对么?”

答:“难道他们说的都对么?”

问:“可他们都是科学院的院士、发展研究所的教授啊?”

答:“院士就不放屁了?教授就不搀假了?哈哈哈。”

问:“院士教授毕竟应该有水平吧?”

答:“‘应该’?应该的事情多了。更有水平的更应该当院士的人也多了,名额有限,没机会当,知道吧?”

问:“那确实有水平的专家,应该站出来讲个明白啊?”

答:“真有水平的,人家在专心研究呢,哪有工夫说闲话啊?真正的名医、高手,毕竟是少数,病人也不见得都能有缘碰上。忽然着火了,不是水救不了火,而是‘来不及’。病的产生是多方面的,治病也需要过程、条件、契机。”

问:“那还是出来说清楚点好,澄清是非,有利大众。”

答:“中医,是最高明的学问,哲学、命理、解剖、气血、虚实、阴阳、表里、药学、验方、针灸、推拿……随便一说,怎么能说明白呢?”

问:“既然说不明白,又那么玄虚,那不就是‘不科学’的一个反映吗?”

答:“哈哈,你反问的好;然而,说得明白的仍然是浅层次的科学,说不明白的才属于深层次的科学,才更值得有真才实学的科学家去探索,而不是跳噪起来胡说八道,是不?谁有资格诋毁科学?爱因斯坦,可惜很多人不是爱因斯坦。上了境界,形而上,精神层面,就好像玄虚了,主观了。主观,也属于客观的一部分。未知领域,才是我们应该注意的方向。”

问:“哈哈哈。那么,这些说要铲除中医的人目的何在?是恶意的么?”

答:“也不能说人家是恶意的,只是有点无知、浮躁。”

问:“记得老师你曾经说,愚蠢的人与坏人做出的事情,其结果基本一样。”

答:“是啊,没错。可是没有办法。谁都得工作、活着,谁都可以有名利心,谁都可以有所谓的‘责任感’,于是不自量力、在所不辞了。”

问:“哈哈。他们可以认真地深入研究,别急着下结论,努力改变中医现状,继承前提下开拓创新,科学发展,为人民服务啊。”

答:“他们要是有那本事就好了。可惜啊,大多数人本事只占中流,随大流过日子。最坏的情况是,智慧虽然一般,却盲目自信起来,呆着不开口还好,却偏偏愿意出来大发狂言,其消极作用很大,‘后果很严重’。”

问:“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只剩下胡闹的本事了。”

答:“是啊,既然晃荡,就发出声响,难免招惹人‘关注’起来。人都有好奇心,有从众心理,不辨真假,点火就着,媒体围过来起哄架秧子,于是乍一听起来跟真的似的,热闹非凡。可悲啊。”

问:“哈哈。《老子》说:‘大道甚夷,而民好众……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答:“好,你也知道引用《老子》了。一针见血,折肱之言,言简意赅,省得给人废更多的唾沫。可惜,大多数人听了这话还是不懂啊。否则,人都有自知之明了,也就不会时时发出荒唐的声响了。”

问:“于是,我们多寂寞啊?”

答:“哈哈。寂寞,还属于平静、和谐,总比胡闹要好;闹着闹着,整体失序了,集体失语了,就糟糕了。‘失去记忆’,是痴呆的表现。”

问:“老师,按理说,中医既然那么高明,这些人又不是白痴,应该不会那么彻底地绝望地要反对中医吧?”

答:“是啊,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智昏、病狂、无端、无由,这些词汇是有客观依据的。‘站着说话不腰疼’,批评的就是这种现象。儿戏,儿戏,不知者不怪罪。”

问:“还真是,说这些话的,都不是有名的中医。”

答:“要是有名的中医不信中医,那才叫邪乎呢!不信中医,而能搞出名堂,成名医,药到病除,起死回生,除非他不是人,是神仙。”

问:“对,那些人根本就没资格指责中医,如何如何,全是哗众取宠。”

答:“别说他们没资格,谁都没资格,当然,无知者和精神病除外。神医如扁鹊、华佗、孙思邈、李时珍,也没活到一百岁啊,也没敢说自己临床经验绝对丰富了,窥破天机了,彻底得道、明理了。中医,直面的是一个奥妙无穷、瞬息万变的生命之躯,需要崇高的敬畏、努力的探索、不断的升华,而不是畏难、偷懒、胡闹。”

问:“知道弄不出名堂,退求其次,才开始胡闹、出名、混饭。”

答:“对!”

问:“老师,你说还有没有比中医更高明的医学科学?”

答:“我觉得没有。身体就是一个宇宙。不过,你可以去问问那些说风凉话的,也许他们能给你‘指点迷津’。”

问:“我不去,那一定是‘问道于盲’。”

答:“人家不是‘盲’,而是‘忙’,到处演讲,拉关系、吃喝,哪有时间回答你啊?你一个无名之辈,提出一个解决不了的高深问题,有戏吗?”

问:“哈哈。有机会见到他们,我一定把他们给问傻了?”

答:“你别太自信!人家才不傻呢,也许人家根本就听不懂你在问什么?或者根本就不想听你问的问题。中医是什么?生命是什么?科学是什么?他们要是能回答这样的问题,石头可真就能点头了。”

问:“学然后知不足,无学无才,就胡闹吧。”

答:“‘学’,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光说哪行?那需要时间、精力、悟性、良知、善根、慧心……很多人不具备,说风凉话的人,也是一般人啊,不全具备啊。”

问:“老师你又慈悲为怀了。”

答:“‘同体大慈,无缘大悲。’中医是人类文明的精华,外国人不了解还可以理解,可咱自己人抓破自己的脸、打自己耳刮子,多丢人啊!”

问:“是啊……”

答:“但愿大家无私而明理,别把力气使在吵架上,瞎耽误工夫;干点实事,为社会服务,幸福生活,多好啊。”

崔自默,原名崔宏勋,理工科学士、硕士,艺术史学博士,画家。国学大师、书画巨匠范曾先生开山弟子。主要从事学术学、美学以及文化产业和交叉学科的研究,主张“艺术研究科学化”,提出“艺术之精神、科学之思想”的文化价值取向。2012年获联合国教科文民间艺术国际组织(IOV)“文化艺术特别成就奖”,同年IOV成立“崔自默跨国艺术工作室”。2013年11月,获“澳门亚洲文化艺术品交易会:当代艺术双年展”、“文化特别贡献奖”。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中心专职创作员。

阅读 14700
  • 沧海龙吟(微博盛澜) 10-29
    昨日聚众吵闹,惊扰先生了!感谢先生赐诗一首,信而好古者当以为荣。"华夷大防"首在其心,国人心中存有对祖宗的敬畏当是实现文化自信的先决条件。

更多阅读

推荐阅读

微信扫一扫
分给好友或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