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文,太极,太极拳,古琴,古琴教学,太极拳视频,国学, 外祖父的熏陶  扬州古琴界,有个十足的“琴痴”。其家中藏有好琴数张,常是天未亮就到公园去弹琴。夜里不论何时醒来,只要有月光,便到院里弹琴,直到不想弹了才重又去睡觉,有时候怕吵到别人,连家里也不呆了,


热门话题 寻找太极拳传承人  点击参与

古琴之路 传奇人生——专访广陵琴人刘扬

     外祖父的熏陶

  扬州古琴界,有个十足的“琴痴”。其家中藏有好琴数张,常是天未亮就到公园去弹琴。夜里不论何时醒来,只要有月光,便到院里弹琴,直到不想弹了才重又去睡觉,有时候怕吵到别人,连家里也不呆了,背把琴往郊外坟头上一坐,琴摆在腿上,就自己一个人,弹到月亮换成太阳。日军侵华举家避难时,不背粮不带钱,只背一把古琴,好像忘了老婆和8个儿女。避难途中,忽想起与镇江一琴友有约,遂徒步赶去,接琴友一起逃难。

  这位琴外无物、于乱世坚守纯真信念的人,叫刘少椿,是刘扬的外祖父,也是他幼年时光接触最多、最亲密的一位男性长辈,他始终叫其“爷爷”。刘扬1957年出生,入世50天时,父亲就离世了,他便跟外祖父生活。他五六岁时被母亲调教较好,显得很懂事,连在幼儿园发的零食都带给外婆,颇得外祖父宠爱。外祖父从南京艺术学院退休后,外婆给的任务就是把刘扬带好。他本姓“毛”,外祖父有意把他当孙子,给他改名为“刘扬”,希望他“留在扬州”。

  9岁时,外祖父开始教他学琴,才学一个多月,就遇上“文革”,有人将琴或劈或烧或藏,家里人不敢碰琴,他也没办法学了。直到1970年“风头”过了一些,外祖父又开始传他琴艺,哪知只学了两个月,小姨妈因病去世,遭受巨大打击的外祖父常用后脑勺撞墙,甚至将墙壁敲出一个不小的坑来。与小姨妈相隔不过50天时,外祖父溘然长逝。然而,琴艺的种子已播在了刘扬的心底。

  一句话的激励

  到上世纪70年代末,母亲说,外祖父弹古琴闻名,家里没人传下去很遗憾。可是最懂琴的小姨妈也不在了,跟谁学呢?母亲说大姨妈小时也学过,他便去找到60岁的大姨妈。然而大姨妈不肯教他,还抛给他一句话:“你不行,你不是这块料,你连凳子都坐不热,弹什么琴啊?!”就是这泼冷水的话,让他暗下决心,要做出样子来给看看。后来他学琴成功,一直感谢大姨妈“当年的狠”。

  一天,外祖父的亲传弟子梅曰强从南京来访,听说刘扬跟外祖父学过,在刘扬展示了基本功和母亲的撮合下,当即决定收刘扬为徒,称是一条线上下来的,“这也算是家传”。

  刘扬刚跟梅曰强学琴时,正在扬州钢铁厂“三班倒”地上班,他总是一下夜班,就赶往车站买票,坐四五个小时的汽车赶到南京。100公里,没有高速路,他常在客车上颠睡着了。最让他感动的是,不仅是师傅毫无保留地教他琴,而且每次他去,都是师母让位,他跟老师睡。在那只有一张床的斗室里,他学得很快,感受了千古琴韵的迷人之处,懂得了许多弹琴的道理。

  长时间的亲密接触,使过早失去父爱的刘扬,在内心中把梅老师当作父亲。在外祖父和师傅去世多年后,每当思念袭来,他禁不住抚琴,一曲《忆故人》,不知催下了多少热泪。

  琴弦上的舞蹈

  谈及琴与做人,刘扬说,在中国历史上,琴家是和文人联系在一起的,如王安石、苏东坡等很多大文豪都是琴家,近现代的许多文人也都熟稔古琴。学琴先学做人,学古琴要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要有深厚的文化作支撑。同时,还要有音乐的修养和感悟,因为弹古琴就是我们的手指在琴弦上舞蹈,这特殊舞蹈并不是用动作来表示,而是要用音来表达。如果对曲子的意境不了解,弹出的音乐并不是所要表达的东西,就无法产生心灵共鸣,打动和感染别人。

  刘扬从外祖父、母亲、老师那里学到的,最多的是一种对于传统古琴技艺的传承。他始终坚守着“心静体端”的教诲,坚持着一种对古琴艺术的固守。广陵琴派“跌宕多变、绮丽细腻、刚柔并济、音韵并茂”的特点,在其琴弦之中弹拨得淋漓尽致。

  长期的探究与历练中,刘扬形成了自己的演奏技巧。一般琴家惯用手指发力,他却用手腕发力,指随腕走,音色重而不破、柔而不媚,宛如太极,圆润轻和。

  社会的传承

  刘扬在外弹琴,听琴者有他妻子,他在家写字,研墨者就是妻子。说起爱情婚姻,刘扬说他家是“夫唱妇随”,而且是“缘分天注定”。他的母亲和她的父亲是同事,都是老师,他和她都为长辈做代课老师时,由相识相助到相知,结缘不是因为琴,可他弹琴,她的名字叫朱崇琴,巧合的是她就崇拜他。

  刘扬常常庆幸,家族中他把古琴一脉相承下来,更感欣慰的是,他的儿子刘樵也受家庭环境的影响,如今也继承了他的衣钵,弹得一手好琴。每当父子俩当庭对坐,同操古琴之时,朱崇琴不由得露出笑容。

  古琴在周朝从五弦变成了七弦,文王和武王各加了一根弦,叫文武二弦。七弦已经足够了,拥有40多组音,能弹许多乐器弹不出的音符,可就有人画蛇添足,大造九弦琴、十弦琴,而刘扬20多年来坚持只造七弦琴。

  为了让每一个演奏者和观赏者,都能尽情享受古琴之美,他认为自己有份社会责任,要潜心生产质量上乘的古琴产品。为让琴声悠悠不绝,也更好地竖起广陵派旗帜,他不仅“内传”,近几年还忙于“外传”,不仅在家乡扬州的古巷深宅内与同好雅集,还把琴馆开到南京、北京等地,目前他在全国的学生已达600人,虽已有病魔附身,但他仍像当年“送教上门”一样,不辞劳苦地走南闯北,眼下他最开心的是,“古琴的魅力,正在更多年轻人的手上绽放!”

  核心提示

  日前,在海口海甸岛善缘居的一次雅集,海南省音乐界人士意外惊喜,迎来传授“心经”的广陵派第12代传人、中国著名古琴演奏家刘扬。今年57岁的刘扬即兴演奏《秋夜独忆》、《墨子悲丝》等古曲,又在《忆故人》、《平沙落雁》的优美旋律中,深情讲述他颇为曲折的学艺之路。经风沐雨,一路走来,手不离琴弹奏的该是怎样的人生之妙曲?

  个人简介

  刘扬,1957年生,扬州人,广陵派古琴第十二代传人。中国古琴学会常务理事兼乐器制作委员会理事和专家委员,中国文化管理学会古琴文化首席专家,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其演奏风格厚重深雄、豪放劲健。在继承广陵琴派“绮丽细腻、跌宕多变、刚柔并济、音韵并茂”十六字风格基础上又具鲜明的个性。

  1991年成立民族乐器厂,专门研制古琴。2001年成立了“刘少椿琴馆”并任馆长。2004年在南京开办“刘少椿琴馆”分馆。2007年在北京开办了“刘少椿琴馆”分馆。目前在全国各地的弟子达600人。

阅读 19977
更多阅读

推荐阅读

微信扫一扫
分给好友或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