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文,太极,太极拳,古琴,古琴教学,太极拳视频,国学,【峙嵘简介】真名刘世荣网名:神洲湘云,陕西西咸新区泾河新城人。西部文学作家协会会员,《女娲抟诗》执行副总,陕西体育文化艺术协会理事,咸阳诗词学会泾阳诗会副会长,纸刊《泾水诗韵》执行主编。生于六十年代,


优美文平台丨峙嵘2014年同刊《龙沐湾》获奖专号的丨三首(篇)诗、小说作品丨

红旗颂 - 吕其明

【峙嵘简介】真名刘世荣 网名: 神洲湘云,陕西西咸新区泾河新城人。西部文学作家协会会员,《女娲抟诗》执行副总,陕西体育文化艺术协会理事,咸阳诗词学会泾阳诗会副会长,纸刊《泾水诗韵》执行主编。生于六十年代,在打拼中葱绿结果,继而枯黄又抽芽。十八岁发表文学作品,散见于《延河》《西安晚报》《咸阳日报》《秦都》《延安文学》《西安工人文艺》《河南文艺百家报》《未央文学》《湘乡文学》《龙沐湾》《驻马店群众艺术报》陕西《健康导报》,以及各种网刊、公众号平台,并6次获得省内外诗文大赛奖项和作品入选《丝路追梦》、天下诗网络《诗典》等多个诗歌合集选本。还有报告文学、评论、小说、散文多篇。另有诗集《潮音》一部。

清晨,我为祖国放飞一首心歌

文 / 峙 嵘

我以影片《列宁在十月》里的经典手势
向你送去心中
最真挚的问候
你是我古朴又浑厚的《康熙字典》
你是我庞杂
又耳熟能详的《资治通鉴》
你是我千百年来
翻滚着豪情
澎湃着激越
涛声从未断绝过爱意的黄河
你是我星夜劳作
抵御外寇凌虐
以坚实的胸膛
捍卫了华夏雄壮的长城
你是我梦境间萦回
呓语里默念
呼唤中深恋的威猛之魂
你是我涌动着亢奋脉搏
歌唱着东方巨人
"太阳升"的第一颗人造卫星
你是我冲破
"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涩
与嫦娥眷眷相爱
濒濒接触的神七神八

我以影片《建国大业》中毛泽东书不离手
烟不离口
文章不离磅礴大气的睿智
向你投去
我最虔诚的赤子之锥
你是我上下五千年历史的恢弘
你是我轩辕帝
神农氏
后羿公的奇伟
你是我
《二十四行孝图》的美德与美好
你是我于绵延中繁衍
自强不息里博大的神州家谱
你是我天安门前的华表
衷诉着唐风秦韵的西安的大雁塔
你是我的梦
我的真
我的义无反顾地追随
和牵指动手的粘连
我的——
血浓于水
痴心关照
息息脉通
打架亲兄弟
上阵父子兵的中华啊

发于海南省的杂志《龙沐湾》的本诗,并欣喜获小奖一枚

☆ 春,在一场倒来的桃花雪中拔节(组诗)

文 / 峙 嵘

◎ 颂 诗

穿过,大气层短暂的失盲
我以多变的形态和体温
在宇宙的怀里踽踽独行
时而膨胀
时而紧缩
我经受了火的高强硬淬炼
我饱受了冰的大幅度结凝
最后,我把自己
幻化成
汽车挡风玻璃上小石子的创伤图案
飘舞人间
并用洁白的潺潺血液
同大地严丝合缝般的亲吻

◎ 山 川

在你,毛细血管般的构造里
我晕头涨脑地走着
那猩红的亢奋,急速的跌撞
是我无坚不摧的顽强
我用心的赤诚
触绿你的苍白
我用情的炽热
感觉你的脉动
我虽是你匆忙间归档
又急切中离去的爱人
可那
促使你怀孕的绯红
呢喃的柔情
却是我地赴汤蹈火
对你抒写
秋天丰硕果实的沉沉精液啊

◎ 那一树雏雏的绿

我来了,你就慢慢地摇曳为
一树蓬勃
还在春阳的爱抚里,美目盼兮
神魂颠倒
淡淡地
你走向孟夏
濒临深秋
那月夜中冠状的墨绿,婆娑
是对我
粉身碎骨的呵护
义不容辞的滋润的回报吗

啊,我的终生里只有一次的迸溅哦

◎ 麦 苗

你的莅临,使我忽然间
有了韭菜般唰唰地返青
拔节,是我对你最大的山呼海啸
你把我从头顶冬意的枯竭挽救
我也就水一样清楚
那咚咚的心搏
是在为你咏唱
当我再一次通身泛黄
于忙后火辣辣的阳光
相继饱满、充盈,还颗粒归仓
我亦知道
我该用钟爱、丰厚、祥和
以及缥缈的仙乐
来祭奠你了

◎ 俗 语

人勤春早
我又一年奔忙在你贵如油的路上
你淅淅沥沥地下着
也将嘴角
鹅黄的乳燕惊醒
你隶属节气中最后的倒春寒
却以桃花雪的迷离
蛊惑人间
你来了
地上的喜悦
还会很远吗
而隐隐约约的张望里
我则看见正在万绿的丛中
有一点红
— — 在开

◎ 尾 诗

我不相信,你就
那样地去了
每回降落
都是一次不容置疑的毁灭
你不挟裹暴风骤雨的喧哗
也不含带电闪雷鸣的夸张
只是以默默的痴爱、潇洒
潜入夜的胸膛
鼓噪、蛙鸣、驴咴、马腾
当啃青的羊儿
蜂群似地荡起
这时
你也就蝉虫般
修为到永恒的轮回了

此作获《海南文苑》、《龙沐湾》杂志“春节征文”三等奖,并发《龙沐湾》杂志14年获奖作品专号

◎ 月蒙蒙 (小小说)

文/峙 嵘

这一晚,同样的梦境又一次在秋苦楚的脑海泛起。她揉了揉暗黄台灯下发涩的双眼,不承认现实似地掐了掐手臂:这是真的吗?
三个月前,当浩在医院的病床上初恋一样拉住自己的双手默默抚摸、泪眼婆娑的时候,她亦明白最后的结局就快要来了。秋的心碎了,碎得是那样的彻骨,那样的猝不及防。她不相信孤儿寡母的惨状,会这样硬生生地落在自己的面前,她哭呀、喊呀,但一切都风一般远去,光一般遁去,只留下泪水、酸辛和不尽的思念与己为伴!她游弋在长长的相思河中,每天午夜,都对着天上的月亮祈念,仿佛浩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就从未如糖似甜蜜的淡出过他们的小家庭。
然而……
深秋的夜风,呼啸着寒意,穿过秋生活的这个依川道走向而建的县城街衢,并不时挟裹着落叶、纸片,拍打着居民们或苦或乐的窗子。秋,披了件外套,心情很坏地来到阳台上,朝着浩安睡的地方望去。那儿,是黑蒙蒙的一片静寂,只有几颗稀稀落落的星斗,在忽明忽暗的闪耀着生的期冀。
一切都来得太突发了,一切又都来得太绝然了!
那天,当秋无意间从浩的公文夹里翻出要他去省城医院进一步复查的诊断书时,她的眼前,就一阵阵发黑,一阵阵晕眩,空落落的心里,总感到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没完没了地撕扯着自己的五脏六腑。她才三十四岁啊,难道就要经受丧夫的折磨,丧夫的梦魇。
第二天清晨,她向亲戚托付好孩子,不等吃早饭,便急急地催促着浩并陪伴着他来到省城肿瘤医院,经过一系列详细的检查、复查,结果,却是令人非常沮丧的肯定。而秋,也只能偷偷避过还抱着希望的浩,对着医生们会诊时签下的冰冷名字,深深叹气。她觉察出身处无奈的恐慌,更体会到脆弱生命,在遭受五雷轰顶时的一种无力与无援。浩,在她心中是多么强大、多么健壮的一个男人啊!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她似乎看见他,正孤零零地向天边走着,满脸是血,浑身雪白,其沉重的双脚,就象失衡的太空步一样踏在棉花似的云彩里……
秋,恍然若醒。瘆凉的泪水,就象霜雾般沿着她消瘦的脸颊流下来,她一个劲、一个劲地揩拭着,似乎那样就可以把胸头的任何忧伤,任何悲痛抹去。但怎么可能呢?他毕竟是自己最亲最亲的人呀!
女儿的梦呓,把秋从伤感的思绪中拉回。
现在,已是凌晨四点多了,空旷的街上不时传来发动机工作前预热的轰鸣声;打扫卫生的城市清洁工,也懒懒地抡动着手中的扫帚,如给老爷画胡须状的清理着昨夜秋风带来的麻烦。
秋,感到了隐隐的冷意,她知道再过几天,就是让自己落泪的中秋节了。她不清楚浩在那边怎样,还好吗?冷吗?孤单吗?是否在想着她,想着女儿,以及俩人没能共同爬完一座座山,趟过一条条河的支离破碎的家。
影影绰绰的,她似乎看见浩,正向天边走着,满脸是血,浑身雪白,那沉重的双脚,就象失衡的太空步一样踏在棉花似的云彩里……
浩,你苦,我也苦啊!

此作获《龙沐湾》《海南文苑》中秋征文大赛优秀奖

阅读 13055
赞赏
共收到 0 次打赏
更多阅读

推荐阅读

微信扫一扫
分给好友或朋友圈